先生别虐了,夫人尸骨无存小说在线阅读,主角江欣裴辰精彩段落最新篇

更新时间:2024-07-10 21:44:39
  • 先生别虐了,夫人尸骨无存 先生别虐了,夫人尸骨无存

    大学毕业,我甩了穷鬼男友,跟着富二代出国。两年后我被甩回国,前男友已经功成名就。他用尽手段娶了我,所有人都说他是对我用情至深,不计前嫌。殊不知婚后他不断换情人,疯狂报复我。他质问我,为什么不在乎,为什么不嫉妒。我笑看着他,因为我要死了啊,有什么好在乎的?

    发呆草 状态:连载中 类型:现代言情
    立即阅读

灵异小说《先生别虐了,夫人尸骨无存》,采用紧凑的叙事风格,讲述了主角江欣裴辰经历的一系列离奇事件。作者烟花四月运用恐怖和悬疑元素,将读者带入了一个诡异而令人毛骨悚然的世界。这本书绝对是吸引灵异小说爱好者的佳作。第一章是个笑话大学毕业,我甩了穷鬼男友,跟着富二代出国。两年后我被甩回国,前男友已经功成名……

第一章是个笑话

大学毕业,我甩了穷鬼男友,跟着富二代出国。

两年后我被甩回国,前男友已经功成名就。

他用尽手段娶了我,所有人都说他是对我用情至深,不计前嫌。

殊不知婚后他不断换情人,疯狂报复我。

他质问我,为什么不在乎,为什么不嫉妒。

我笑看着他,因为我要死了啊,有什么好在乎的?

******

结婚三周年,裴辰陪着廖心儿在海边放烟花。

我蜷缩在沙发里,一遍遍给他打着电话。

“对不起,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......”

机械女声再次响起,我彻底晕了过去。

醒来时,我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,医生看着我,欲言又止。

我平静地问道:“我还能活多久?”

医生这时候打起了官腔。

“如果现在做手术,之后定期化疗,还是有希望的。”

我面无表情地看着天花板,“我这已经是第二次复发了。”

胸口又传来细细密密的疼,我的额头也渗出了冷汗。

“江**,现在有一款新药可以抑制癌细胞,每针需要五万块。”

“术后如果你能坚持用药半年......”

医生的话戛然而止,他也知道,我没钱。

我是裴氏集团总裁的夫人,可我身无分文,否则我的病情也不用一拖再拖。

我从病床上爬起来,整理好自己的衣服,“先约手术吧。”

手术几万块,我应该还能搞定。

我摸着胸口的项链吊坠,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。

回到小区,我先去谢过了邻居。

阿姨一脸心疼地看着我,“谢我做什么?你该谢多多,要不是它的叫声,我也不知道你晕倒了。”

“幸亏120来的及时,你们小年轻还是要多注意身体。”

多多是我收养的拉布拉多。

那天我和裴辰刚结婚一个月,他就带女人回了婚房。

看到我回家,他们的动作依然不停,声音大到生怕我听不见一样。

事后他告诉我,出来混总是要还的。

“当初我那么求你,你都不肯回头,现在这一切都是你应得的。”

我和他大吵一架,失魂落魄地离开家,然后就遇到了多多。

得了犬瘟的它被扔在了宠物医院门口,医生一边抱怨,一边把它抱了进去。

它绝望地和我对视,那一刻我觉得心脏都在抽痛。

它和我一样,病入膏肓,求生不得,求死不舍。

我们都是被人抛弃的。

后来我把金项链给了宠物医院,让他们救活多多。

这次是它救了我。

它蹭了蹭我的腿,一脸高兴地看着我。

我有些哽咽,不敢去摸它的头。

“阿姨,我,我可能要住院一阵子,你能帮我照顾多多吗?”

邻居阿姨家的金毛去年刚刚去世,我知道她一定会帮我。

果然,阿姨满口答应下来,还让我好好照顾自己。

看着多多和她回去,我也放下心来。

至少我死了,它还有人照顾。

而回到家时,我才发现高估了自己。

几万元的手术费,我也是没有的。

裴辰的确很大方,我的衣服、包包、首饰都是最贵的。

人前我永远是那个光鲜亮丽的裴太太。

人后我参加晚宴的礼服和首饰都需要他的首肯,秘书才会远程把家里的柜子打开。

他说我为这个家从没付出过,自然不配随时享受。

再次看向手机,公司的一个八卦群里还在讨论着昨天裴辰和廖心儿的事。

【裴总这次不是来真的吧?他的情人不是每个月一换?】

【肯定是真的,廖心儿都跟着他快三个月了吧?】

【昨天是520,两个人海边放烟花,好浪漫啊,你们看没看到廖心儿的钻石项链,闪瞎我的狗眼!】

【我怎么记得裴总也是520结的婚啊?咱们不是还参加了?】

我自嘲地笑了笑,同事都有人记得昨天是结婚纪念日,可他却不记得。

昨天我本想好好和他聊聊,让他把我妈留下的东西给我,我们就好聚好散。

看着桌子上凉了的饭菜,我转身出门。

现在的我,不需要他,只需要钱。

来到裴氏时,廖心儿正被一群人围着,享受着周围人的恭维。

“心儿,裴总对你真的太好了,这要几万吧?”

“什么眼神啊?M家新款项链,十几万都不止。”

廖心儿得意地理了理头发,“也还好吧,反正我喜欢他就买了。”

“我都说了太贵重,他说不贵重配不上我。”

我站在办公室门口,冷眼旁观地看着她。

真讽刺,我要死了,连几万的手术费都没有。

裴辰随手就能给小情人一条十几万的项链。

廖心儿是第一次见到我,四目相对,她眼里露出一抹鄙夷。

“哪个部门的?公司规矩都不懂?”

旁边几个人看到我,赶紧拉了拉她的衣服。

“心儿,老板娘,江欣。”

廖心儿有些心虚地看了看我,随即想到什么又张狂起来。

“她就是你们说的校花江欣啊?就这幅鬼样子?我看就是个笑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