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好的行走江湖,奈何王爷太黏人(全本)姜芷兮景予珏完整章节列表免费阅读

更新时间:2024-06-16 12:48:19
  • 说好的行走江湖,奈何王爷太黏人 说好的行走江湖,奈何王爷太黏人

    ”“请尊重我。”尊重。景予珏不是第—次见过这两个字,这世上,唯有君主能用得上尊重二字。就算是师长父母官,那也只能用“尊”...

    我本皎月 状态:连载中 类型:古代言情
    立即阅读

说好的行走江湖,奈何王爷太黏人是一部扣人心弦的古代言情小说,由我本皎月倾力创作。故事以姜芷兮景予珏为中心展开,揭示了一个令人神往的世界。随着剧情的推进,姜芷兮景予珏不断面临挑战和考验,同时也发现了自己内心的真正力量。这部她果决地用银簪刺向景予珏胸口的膻中穴,速度快到暗卫都来不及阻止,就见景予珏大咳几……将让你沉浸其中,无法自拔。

顺着声音望过去,冤家路窄,发出怪声的是姜芸、景嘉麟二人。

此时这两人正藏在小树林里,一人抵着棵树,咬着牙靠在树边蹭痒。

景予珏狐疑地看了姜芸一眼,又敛下眼皮,装作没有看见。

姜芸首先发现了景予珏,她羞愤万分,死命压住唇中溢出的呻吟,用袖口挡住半边脸。

不知什么原因,从宫中出来后,她与景嘉麟像着了魔似的,浑身痒得要死,连形象都顾及不上了。

不能让景哥哥看到她这幅浪费模样,更不能给姜芸嘲笑她的机会!

但让她绝望的是,姜芸朝二人看了过来。

姜芸刚想大骂让她滚开,不料姜芸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,就挪开目光,推着寒王往马车走去了。

既没有趁机嘲笑,也没有落井下石。

她甚至有一种错觉,姜芸根本不屑于与他们多言。

很快又反应过来,怎么可能呢。

姜芸咬着唇,想到自家长姐平日里那副胆小怕事的模样。

一个人的性子怎么可能变得那么快,定是因为害怕自己才不敢过来,目光闪躲罢了。

姜芸也没想到自家二妹心理戏那么丰富,痒痒草药效只持续一时辰,目的也只是让他们吃个苦头。

她没把这两个跳梁小丑放在心上,眼下有很多事要办。

初来乍到这个世界,她还没研究过这里有哪些能用得上的草药。

身上没点存货,一旦遇事就会像刚才在慈宁宫那样,心中无定数。

但她出门前让丫鬟统计了下,这次出国公府她身上一分银子都没有带,府中也没有给她准备嫁妆,弄银子倒是个麻烦事。

不过,药材嘛,也不是非要有银子。

姜芸眼珠子一转,推着景予珏上了马车,“你那个毒,针法只能在毒发时救急,真正要清除毒素,还得靠药丸和药浴,再辅以行针通穴。”

帘子一落,景予珏才懒洋洋睁开眼,“需要什么你只管提,本王自会准备。”

他一招手,暗卫末九恭敬上车,“王妃娘娘,前方就有京城最大的药材铺。”

姜芸想了想,说:“劳烦你帮我跑一趟,我会医这件事,不想再有其他人知道。”

她可是要远离朝廷隐居山林的,要是这会被发现了自己的医术,难保皇家的人不会动心,逼她留在宫中。

等她与寒王一和离,就跑得越远越好,到一个没人认识她的地方去。

末九颔首,单膝跪在她面前,“王妃言重了,在下末九听令。”

姜芸到底是现代人,从没有主贵从卑的概念,一个八尺高的大男儿跪在自己面前,总觉得怪怪的。

她压下那分不自在,报了一长串药材名。

心下却有些不大确定这些草药古今学名是否一致,如果她说的这几副药名没人听得懂,这事就尴尬了。

好在末九一刻钟后,带了包药材小样回来,禀报完成任务。

姜芸要的草药量极大,药材店特意请了辆马车塞满货仓,送去寒王府。

景予珏靠在轮椅上养神,忽然见姜芸正抓了副药材就往嘴里塞去。

他才想起,自己是习武之人,少吃一顿饭习以为常。

但姜芸不然,似乎今日连早膳都没来得及用,就被自己拉去慈宁宫。

“备点心。”

姜芸嚼草药的动作顿了顿,好笑地反应过来,这人不会以为她饿到啃草药吧?

她只是在分辨草药的年份罢了。

前世造假技术太先进了,光靠肉眼很容易被药商忽悠。

她拥有毒王血脉,再有毒的草药对她来说都是补品,从不怕吃坏了身子,所以习惯用嚼草药来鉴定年份。

至于饿……好像确实有点饿了。

寒王府虽然快没落了,但配备的御厨还是很有能耐,路上备的精致点心看起来色泽诱人,像是前世的甜品。

只是每块糕点都很小,还不够她一人份的。

另一边,景予珏才端起茶盅抿了口茶,就见姜芸干掉了两块茶点,还意犹未尽地想拿第三块。唇角沾了碎屑,小舌头一舔,唇边留下点点水光。

他喉咙痒痒的,差点被水噎住。

一块茶点,贵妇们能品一个下午。这小丫头,居然两口就吃完了,还哪有半分娇娇贵女的样子。

不过联想到她从昨晚开始的表现,确实和寻常府里娇养的女子不沾边,景予珏又把那口茶水咽下去。

毕竟目前还是自己名义上的王妃,饿成这样,是他关心得太少。

景予珏冷傲孤清地放下茶盅,清了清嗓,“末九,掉头去集市,带王妃买几套好行头。”

姜芸靠在软垫上,盖了条狐裘皮草,摆摆手:“用不着。”

看寒王府的下人都没慈宁宫的侍卫多,穷酸穷酸的,要是帮她买了衣裳,之后付不起医药费,岂不是亏大发了。

相比于花寒王的钱,不如回国公府讨回自己的嫁妆。

至于衣裳么……

上辈子她行医挣来的钱都用来建办乡村学校了,对遮风果腹这种身外之物,一向没什么要求。

景予珏只当她不好意思,本事再大也是女子,哪有女子不爱美的。

“寒王妃穿旧衣裳出门,折的是本王的脸面。”

一推二就,到浮生阁门口,姜芸被请下马车。

浮生阁是当地最富盛名的女子服饰店,从金饰华服到绣鞋应有尽有,占地大,布置得金碧辉煌。

但前世见惯了都市商圈的姜芸只觉得,这像个大批发场。

古人不善经营,把所有衣裳堆在一块。

大家闺秀自然不愿意人挤人,就使唤丫鬟去里边挑衣裳,她们只需要在金饰店候着,顺便挑些首饰。

姜芸出门没带丫鬟,只有个末九远远跟着。

末九本来都在考虑要不要为了王妃当一回丫鬟,却见这位娇滴滴的大小姐毫不在意地挤进人堆里,摸着布料挑挑拣拣。

前世住在南方,姜芸对丝绸布料并不陌生,浮生阁也不卖次品,她放眼望去全是上等布料。

她对裙衫样式没什么讲究,随意挑了几件布料结实的,就要去付银子。

余光中,瞥见两道熟悉的身影,姜芸挑了挑眉,望向不远处的原主。

原主也怔愣,继而情绪开始崩溃。

不远处,正是换上一套新衣裳、满脸狼狈的姜芸景嘉麟二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