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说好的行走江湖,奈何王爷太黏人》姜芷兮景予珏小说完整在线阅读

更新时间:2024-06-16 12:47:01
  • 说好的行走江湖,奈何王爷太黏人 说好的行走江湖,奈何王爷太黏人

    ”“请尊重我。”尊重。景予珏不是第—次见过这两个字,这世上,唯有君主能用得上尊重二字。就算是师长父母官,那也只能用“尊”...

    我本皎月 状态:连载中 类型:古代言情
    立即阅读

小说《说好的行走江湖,奈何王爷太黏人》,本书中的代表人物是姜芷兮景予珏。故事内容凄美而曲折,是作者大神我本皎月所写,文章梗概:可刚垂下眼,就见到景予珏那高领下,一块惹眼的红印若影若现。尽管景予珏将它藏匿得很好,但姜芸……

景嘉麟盯着姜芸的脸,怔了下,目光中隐过贪欲。

许久不见,姜芸长得越发漂亮了。

及笄后,她平坦的胸口生出起伏,纤细的腰好似一掐就断。

哪怕是他这样阅女无数的花花公子,也鲜少见过姜芸这样美艳绝伦的少女。

姜芸以往不出闺门,只见过他一名男子,景嘉麟待她有种金屋藏娇的感觉。

谁知姜芸这个胸大无脑的蠢货,竟把他的小娇女推入寒王府这个吃人的深渊。

这等美色不再是他一人独享,有些遗憾。好在皇叔久病床头,没法对姜芸做什么。

以他的手段,拿下姜芸简直手到擒来。

享用皇叔的女人,岂不是比金屋藏娇更刺激!

想到此,景嘉麟面色一改,故意拿乔:“姜芸,你让我太失望了!”

装昏的景予珏压了下眉,微微眯开眼。

姜芸脸色苍白,状态极其不稳定,一副受了惊又伤心的模样。

他面上不表,内心却有些奇怪。

看来他家王妃着急和离,是因为心里已经有了人。

有这等出神入化医术的女子,居然看得上赵王世子,简直就是瞎了眼。

他内心冷哼一声,复又闭上眼。

姜芸一时拉不住原主,只能打量面前的男人,长得也算俊美,但和景予珏相比就没得看了。

景予珏就算是个白眼狼,那也是条漂亮的白眼狼。

而景嘉麟算个什么东西。

在原主的记忆里,这景嘉麟是她的未婚夫,如今在这和她妹妹腻歪勾搭,还好意思来指责她,难怪原主会那么激动。

她压下原主的情绪,悲伤的目光渐渐归于冷漠。

“景哥哥他怎么了?你们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姜芸侧身藏起与景嘉麟相握的那只手,见景予珏一副病重的模样,虽有些疑惑,但还是松了口气。

看来早上只是回光返照,她做的选择没有错。

可刚垂下眼,就见到景予珏那高领下,一块惹眼的红印若影若现。

尽管景予珏将它藏匿得很好,但姜芸在目光扫过的第一眼,就看到了。

她身形一晃,脸色白了白,“你们……”

姜芸感受到体内情绪波动,捏着掌心,安抚住原主的情绪。

“我与夫君大婚礼成,进宫请安,妹妹是觉得我们不该来吗?”

姜芸被憋得没话说,掐着景嘉麟的掌肉让他圆场。景嘉麟没办法,拿出兄长的姿态数落姜芸。

“芷儿,小姑娘家的,怎么讲起话来咄咄逼人。”

姜芸对这个渣男没有好感,刚想嘲讽两句,却怎么都说不出话。

很显然,是原主在作怪。

她有些生气,望向不远处飘在空中的原主,原主双手合十,眼里恳求之色溢了出来。

姜芸深吸了口气,好歹占用了人家的身体,再忍忍。

谁都知道姜芸对赵世子有女儿情意,哪怕现在嫁了人,心头那抹白月光也不是那么容易放下的。

景嘉麟只当她忘不了自己,心下有几分得意。

姜芸见他一副衣冠禽兽的模样,就知道这男人心里在想什么龌龊之事。以前他容许姜芸喊未婚夫,她心善不追究,可现在他正牵着自己呢!

她狠狠剐了他一眼,又转向姜芸,眼神中的阴毒转瞬即逝,变得温婉无害。

“姐姐,前面那条路正在修缮花圃,去慈宁宫要朝偏殿方向绕一下。”

景嘉麟闻言面色一僵,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,但还是点了下头。

姜芸挥袖作揖,甜甜一笑,“谢谢提醒。”

就连原主都没发现,在姜芸挥袖时,手心散出一把撕碎的细小碎叶,随风飘到景嘉麟与姜芸二人身上。

二人走后,刚离开姜芸视线,身上就传来奇怪的瘙痒。这种瘙痒愈来愈剧烈,谁都不想失态,只能咬牙忍着。

姜芸路边捡了片痒痒草,本想拿回去玩,这会刚好能用在渣男恶女身上。心情大好,哼着小曲推轮椅往偏殿的方向走去。

感觉到她正在往偏殿的方向走,景予珏抬起眼。

他刚想说什么,就看到姜芸那么高兴,又把话吞回去。

这女人见了眼老情人就开心成这样,有没有把他这个正牌夫君放在眼里啊!

姜芸不是不知道这条路有问题。

姜二小姐都能把她推出来冲喜,又怎么会好心给她指路。

但不知为何,偏殿的方向对她确实有种难以言喻的吸引力。一种来自血脉的兴奋感驱动下,让她踏上这条路。

姜芸眸光流转,她愿意冒这个风险。

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她有寒王在手,想来姜芸不敢在宫中对她做什么。

偏殿一侧路通向冷宫,往里走才到慈宁宫,前半段路萧瑟无比,枯叶逢春依旧是黄色的,挂在树梢上摇摇曳曳。

踩在草垛上,脚底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伴有“丝丝”声。

姜芷脚步一顿,她前世乃是苗疆医女,对这种声音再熟悉不过。

有蛇!

放在前世,她体内有世代相承的毒王血脉,根本无惧一切毒素,这毒蛇不仅对她毫无威胁,反而还是个上乘的药宠。

但眼下,她一个柔弱女子、就算加上内力尽散的景予珏,也不一定能对付得了毒蛇。

不过一眨眼的功夫,那蛇就从草垛中探出头来,姜芷攥紧了轮椅把手,倒抽一口凉气。

这蛇并不算大,通体赤金色,一双绿豆大的眼睛也是金色的。

这是毒蛇中的霸王,黄金蛇!

论毒素,莫说被它咬一口,就算只是接触蛇皮会有性命之忧。

论价值,蛇胆、蛇皮、蛇蛋、哪怕是蛇毒,都是苗疆上好的药材。

蛇出没的同时,四道黑色人影从不知哪跳出来,挡在二人面前。

“太后在偏殿用天材地宝圈养了一条异彩蟒蛇,浑身都是剧毒。”景予珏淡淡开口,告诉那四人,“别激怒它,它不伤人。”

本来安安静静准备退回草垛的黄金蛇突然扭身“丝”了一声,上半蛇体竖了起来,像是受了什么刺激,随时要发动攻击。

四个暗卫齐齐拔刀,警戒地盯着黄金蛇。

没人看到,被暗卫挡在身后的姜芸眉头微挑,眸中一片复杂。

她好像是听到了黄金蛇的……说话声:

“你才被圈养,你全家都被圈养,小爷我只是不想吃人,这里伙食勉强能凑合饱腹罢了!”